SGSS
项目文档
当前位置: 首页 >> SGSS >> 项目文档 >> 正文
2017山大日记:山东综合社会调查员 杜睿琪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1日 04:32   作者:杜睿琪   点击:[]

8月28日 星期一 小雨

山东省莱西市夏各庄镇索兰村,今天我来到这里,一个满眼熟悉又满眼陌生的地方。它大概是像所有山东丘陵的村庄一样,这个时节长着一地一地的花生和苞米,长着一排一排的杨树,还有一列一列用红瓦片搭屋顶的平房;不过,它也有它自己的特质,那是房前屋后的柿子树、凌霄花,还有一畦一畦的秋葵。

我是调研项目组分配到莱西地区的访问员,走胡同串胡同,我所应该做的工作是进入每一个被抽中的访户中进行问卷调研,做一个忠实的时代记录者。这种想法或者心态在进行城市社区调研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直到来到索兰村进行农村社区调研的时候,有了更深刻的感触。

索兰村的健身中心并不大,只是一块水泥空地上面放了几个健身器材,而旁边的土地上就种着一片苞米。路过那里的时候,有几位村民过来询问我们的来意,简单回答之后,一位叔叔给我们介绍了村里面连续四年粮食欠收的情况,其中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他说:“你们做这个可以改变这个状况吗?不能吧。”他的自问自答让我哑口无言,我看着他长长的飞扬的眉毛,看着他身后在风里面不断摇晃的一棵棵苞米,我觉得这个村庄也像这片苞米地一样,它在风里面摇晃,经历了天旱,又要经历这一年的天涝,但必须想在这片土地上,扎根抽穗成熟,无论收成几何。之后告别了叔叔,我脑子里面还是在不断的回想他说的那句话。

这一天我们一共进了三户被访户,其余的要么被拒绝,要么无人居住或是无人在家,很多情况都有。我见过一位七十多岁的奶奶说到自己儿子儿媳孝顺就非常幸福,说到“他们赚的不多,要养自己的儿子,可能就没办法很照顾到我”时,忽然哽咽。我见过一位耳朵失聪的独居老爷爷一脸善意不设防地让我们看他自己的身份证,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一直把身份证让我们看。也见过一位大叔,讲起四年来天旱,村里太差的土质导致打井打了七十多米也不见一点水,粮食产量减少得赔了好几万也毫无办法。

底层的人民所要的一点也不多,想要粮食丰收,想要身体健康,想要儿女孝顺,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要实现这些最朴实的愿望,要改变目前村里面的现状,我想正如那个叔叔所说的,我们所做的这些问卷并不能做到,也许我们现在所学的知识也做不到。那时候面对叔叔的问题我们回答的是:“慢慢会改变的。”可是究竟有多慢有多快,真的不知道。

那时候我开始思考自己作为一个“时代记录者”的身份,不是觉得无用,而是觉得这个身份有那么一种使命感,就像问我史官有什么用一样。我深感我无法改变这么一个现状,我经历着这个苞米地的下雨天,经历着这个没有自然资源优势的村庄的疾苦以及满足,没有觉得同情,因为我同样生活在这样的疾苦以及满足里面,我感同身受,我从这个访问的过程中更加清晰了它们的样子,它们鲜明地呈现在我面前,然后我也鲜活地活在它们里面。这些鲜活的感觉,就是我在这个雨水纷纷的日子里最感性,但也最直观的感受。



上一条:2017山大日记:山东综合社会调查实践队成员 康文青 下一条:2017山大日记:山东综合社会调查访问员 朱樱桃

关闭